• 轮播图滚动图标
  • 轮播图滚动图标
  • 轮播图滚动图标
下一篇广告
上一篇广告
图标

>>

出发

>>

关于亚丁
图标 关于亚丁

2017年稻城亚丁旅游指南:
  地理
 
        
    稻城县位于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东南缘,横断山脉东侧。东南与凉山州木里县接壤,西界乡城县,并与云南省中甸县毗邻,北连理塘县,总幅员面积7323平方 公里,呈长条形。1990年,全县辖3个区、14个乡以及金珠集市1个,隶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全县有藏族、汉族、纳西族、回族、蒙古族、苗族、彝族、土家族、黎族、白族等民族,共有人口25445人,其中藏族24496人,占全县总人口的96.27%。县人民政府驻金珠集市,海拔3740米,是甘孜州第四高城,距州府康定432公里,距省会成都810公里。稻城山川秀丽,文化悠久。驰名的有终年积雪不化的贡嘎雪山,风光绚丽的“五色海”,星罗棋布的海子山大小湖泊(海子),水流湍急的稻城河.有名的查合温泉等风景名胜,让人流连忘返。还有贡嘎郎吉岭寺的佛像,扎郎寺的雕刻,日依寺的壁画,海子山发掘的“恐龙牙齿”化石和“桉树”化石,波瓦山发现的“树叶”化石等古迹文物,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
县境内,属横断山系的贡嘎雪山和海子山,坐落南北,约占全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县境地形复杂,北高南低、西高东低,最高点为南部的贡嘎雪山萨内日峰,海拔6032米,最低处为东义区南部色空村,海拔1900米。全县 地势自西北而东南,山脊河谷相间,天然划分为三个类型区:北部为典型的丘状高原,海子山骈稻城河,海拔3600—5020米,高差1420米,丘状、冰蚀 岩盆和断陷盆地遍于表面,草原辽阔,是发展畜牧业的良好基地;中部为半高山山原地貌,波瓦山骈赤土河,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南部高山狭谷区,俄初山骈 东义河,海拔 2000~5000米以上,溪流发达,森林茂密,宜于经济林木的发展。
全县水系纵横。稻城河流均属金沙江水系,三大河流为 稻城河、赤土河、东义河,均流入木里县水洛河注入金沙江。在高山狭谷中还有终年流水不断的溪沟60多条,其中积水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有12条。全 县河流天然落差大,电力蕴藏量达22.6万千瓦,待开发利用。县境内还有大小湖泊(海子)1145个,面积3200平方公里,最大的为兴伊错湖,面积 7.5平方公里,为常年淡水湖。这些湖泊均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县境北部冰蚀地形区,难以直接利用,但为县内河流提供了丰富的水源。
稻城温泉资源丰富,出露点有20余处,分布在茹布乡、省母乡、蒙自乡、日瓦乡、各卡乡等。特别是县城东南3公里处贡巴山北麓的“茹布查卡”(查合温泉),出 口处水温一般为68℃,最高水温达80℃,流量1.33公升/秒,昼夜流量高达 7000立方米,可建装机容量2000千瓦以上的地热电站。该处泉水无色、无沉积物,不含硫,为村民世代饮用,又能浸泡治病,驰名州内外,是本县得天独厚的自然财富。
 
   民族
 
   
   不管环境如何恶劣,生活遭遇怎样的艰辛,他们始终坚信:“明天的太阳一定会从东方升起”勇敢的闯荡世界,尽情的享受生命,仁慈的善待生灵,不断的积德行善。正如他们的歌中唱到的“血管里响着马蹄的声音,眼里是圣洁的太阳”,“胸膛是野心和爱的草原”。
         这就是稻城康巴人,象山一样雄健的体魄,象草原一样宽阔的胸膛,象溪流般清澈纯净的心灵。
    稻城是一个藏族聚居县。唐朝时期(667),吐蕃王朝第三十二世赞普松赞干布举兵征服了白狼国,从此稻城隶吐蕃。被统治长达210年。据古藏文文史资料《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记载,吐蕃统治时期由于宏扬佛法,创立寺庙,藏传佛教随政治力量深入人心。历时数百年,吐蕃逐步与康区境内诸部落联合为同一民族。据有关专家考察认为,藏族是在千百年历史进程中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主要是古代羌人诸部长期交错杂居,相互自然同化。共同发展的结果。因此,稻城藏族的形成无疑是吐蕃和稻城土著人以及白狼部落融合的结果。
    解放前,稻城汉族很少。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赵尔丰在稻城实行“改土归流”,设置地方流官统治时,随之而来的清兵、商人来稻城,从那时起稻城有了汉族的活动,有的与当地人结婚繁衍子孙,而且逐渐改变了当地人刀耕火种的生产状态。据《甘孜州文史资》第七辑载:稻城第一个汉人是随赵尔丰当兵来稻城,以后流落在稻坝茹布村,与当地藏族女人结婚的周万灵,生育子女二男一女,以后迁居乡城(定乡)。
    民国时期从内地来稻城经商、做生意的较为频繁,民国二十六年(1937)刘文辉统治康区时,派部队镇守各地,后有的撤走,有的流落在当地,稻城也是如此。
    解放后,党和政府为帮助和建设少数民族地区,派干部、科技人员、教师、医生和解放军指战员等支援稻城,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汉族与稻城藏族通婚安家落户,生儿育女,为建设稻城发展生产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利用科学方法引进和试种了青稞、小麦、玉米等作物良种,科学种植各种蔬菜,以及缝纫、酿造、雕刻、银炉等手工艺作业和房屋、桥梁建造业,给稻城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大的影响。另外,汉族还把他们的风俗习惯、生活习性带到了稻城。1990年,全县共有汉族1284人,占总人口的5.04%。
    稻城县的人口中,除藏族、汉族外,其他民族人口很少。清末民初各保、正、村清查人口时,全县总人口中除20余户汉族外。其余均为藏族。以后由于外地与稻城通婚,流落、做工、经商等原因。以及解放后派往福城支援建设的人员,逐渐改变了稻城的民族成份。1990年人口普查时统计,全县其他民族共有56人,占0.22%。
 
   信仰
 
        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宗教渗透到藏区政治、经济、文化、艺术、民俗以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稻城藏族全民信教,全县共有大小寺庙14座,教派众多。不仅有原始宗教-苯教(呷拉贡寺),还有藏传佛教的若干流派,邓坡寺-宁玛派(红教),扎郎寺,热乌寺-噶当派、萨迦派(花教),蚌普寺、直共寺-噶举派(白教),贡嘎郎吉岭寺、雄登寺-格鲁派(黄教)等。宗教传入和发展。
    藏传佛教有规模地传入稻城是在公元11世纪末期到15世纪末期的近四百年的时间里,由于统治阶级在藏区一贯采用怀柔喇嘛和封建土司政策,促使藏、番的寺俗封建领主统治力量的扩大和加强,萨迦政权及弟悉帕摩主巴政权时期,教主均兼摄政务,即政教合一的统治形式。这一时期。为不同封建领主统治基础服务,藏传佛教形成了不同派别如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各派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广收信徒,  积极传播和发展。
 据传,最早传入稻城的是噶举派,距今已有820余年的历史。噶举派噶玛巴?都松软巴(1110~1193),新龙人,于南宋淳熙五年(1178年0),游至邦普(奔波)这块宝地,建立了稻城县最早的白教寺庙、明永乐年间,洛增郎吉(原系白教徒)从师宗喀巴后,建黄教寺于翁根寺上。广收信徒。弘扬佛教,严格修行,不重酒色财气,重经重律。在藏传佛教的传入和发展过程中,格鲁派是最后一个传入稻城的教派,但它后来居上,发展较快,势力最强,到目前其社会影响及僧侣人数、寺庙规模均居前列。
解放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广大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特别是经过民主改革和四反运动,废除了寺庙的封建特权和剥削。压迫制度,广大群众获得了经济和政治上的彻底解放。“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左”的思想影响,寺庙遭到了一些破坏,宗教政策贯彻受到了一定阻挠,但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作了纠正。到1990年,经州、县批准开放了12座寺庙,并建立了寺庙管理委员会。全县现有格鲁派(黄教)、噶举派(白教)、萨迪派(花教)三种教派。格鲁派、噶举派是稻城县的两大主要教派,为广大群众所虔诚信仰
 
   风俗
 
        
        稻城大地山河俊秀,草场广茂,少有地理及精神方面的约束。在这种水土的润养中,稻城人不但体格健硕英武,人性中更多了自由豪迈的一面,尤其是稻城汉子们,心气之间,斗志之盛,绝不是劳作于田垄或伏身于写字间的人可与之相比的。他们的额头与眼睛纯洁而明亮,带着健康而清新的旷野气息。稻城女人勤劳善良、勇敢大方,怀着对生活最美好的憧憬,她们甘为亲人、为信仰耗尽其所有,无论疾病、贫穷,能在她们身上感觉的只有忍耐和宽容。
        稻城人美德:仁爱、节俭、从容和有礼貌。重信守诺,少言多行。民风强悍纯朴,有经商和旅行的传统,对生活以及宗教充满热情并执着。
    稻城人的爱好:马、刀、枪、及自己的家人。
    稻城人的信仰:“然而在稻城,人间的恋爱其实并不算一回事,群众们所崇拜的唯一英雄事业,乃是在灵性方面的”(摘自云丹嘉措之《五智喇嘛弥伴传奇》)。
    稻城人均是敢爱敢恨的磊落汉子。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四处流传。但稻城人最执着的追求是佛法。这种执着中柔合他们的性格因素,显得坚强了许多。康区有全藏最有力最鲜艳的风马旗,还有全藏最大最高的玛尼堆,这些像塔像城一样在康巴地区大地上静伫的东西寄托了稻城人无比的虔诚和供奉。稻城还有全藏最执着的朝圣者,他们结着伴,磕着等身长头,在远如云南到啊里的众多神山圣湖间坚毅向前。稻城自古都是藏传佛教兴盛的地方,名寺遍寺。
    稻城得念青贡嘎日松贡布神山以及贡岭寺、雄登寺、奔波寺、著杰寺等深厚的宗教基础,更是如此。
    稻城人的装束:稻城人爱美。历来重仪容一修饰。
    稻城男人装束上最明显的是英雄结以示勇武。稻城街头时可见到。英雄结既缠扎于头发间的红色丝线穗。稻城人比较团结,英雄结这种这种尚武精神的传统遗留一则可以增强集体荣耀感,二则可以起到修饰仪容的作用。
    稻城一带的稻城女孩衣着明丽繁复,特别是头饰,镶金嵌珠,尽显富贵,夺人眼目。